咨询热线:150-1320-9969

未经对方同意私自录音符合三个条件就合法

作者:铁军律师团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9-29

家族企业法务 铁军律师团

 

【编者按】

最高人民法院曾在1995年给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取得的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批复》中指出“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但广东珠海的一则民事案件历经一审、二审和两次提审,最终最高人民法院在提审中采信了当事方提供的一段私自录音,判决结果最终“逆转”。根据这个案例我们总结录音类证据应当符合三个条件,供大家参考。

【案情简介】

2008年3月20日,张某武与陈某雄就合作经营某物流综合市场项目签订《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张某武负责协助陈某雄开展对外关系的协调工作,争取得到各相关政府部门对此项目的支持,保证陈某雄在合法经营的前提下顺利开展业务;陈某雄负责项目的具体运营,并对外承担法律责任。《合作协议》第4条约定,陈某雄同意以不低于6000万元作为张某武的项目分红,并在此协议生效日起7年内分期付清。其中在2010年12月31日前,陈某雄至少应向张某武支付6000万元的25%即1500万元。然而协议约定前期付款的时间到期后,陈某雄却没有向张某武支付前期的1500万元项目分红。于是,张某武到珠海市香洲区法院起诉,请求判决陈某雄依法履行到期付款义务,向其支付应付款1500万元及逾期的利息。本案在二审期间,张某武又陈某雄根本违约为由,向香洲区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协议》,并判令陈某雄支付剩余4500万元及逾期利息。

 

【四级法院判决及理由】

 

珠海香洲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2011)珠香民二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

一、确认张某武与陈某雄于2008年3月20日所签订的《合作协议》自2011年12月29日解除;二、陈某雄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张某武支付应付的款项2100万元;三、陈某雄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张某武支付逾期利息(其中以900万元为本金,从2011年12月2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四、驳回张某武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496800元,由张某武负担233496元、陈某雄负担263304元。

珠海香洲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理由:

一、张某武与陈某雄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约定的协调、配合、争取政府部门支持等工作内容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陈某雄作为大股东为公司利益向他人支付报酬既没有侵害公司和他人利益,也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因此,双方的合作协议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双方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

二、由于陈某雄以拒绝履行的行为明确地表明了其不履行主要债务,张某武据此请求解除合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为此,确认双方于2008年3月20日所签订的《合作协议》自张某武提起本案诉讼之日即201l年12月29日起解除。

三、对于张某武要求陈某雄支付2011年至2014年合作协议约定支付的4500万元款项的请求。本案争议的协议是在双方此前于2001年订立的协议基础上形成的,这说明双方间的合作关系存在着延续性。鉴于双方在《合作协议》中对陈某雄向张某武应支付的6000万元款项的每期数额及时间没有明确如何与张某武所进行的协调工作进度相对应,且(2011)珠中法民二终字第212号民事判决已支持了张某武1500万元的诉讼请求,故在双方协议的合作期限至2014年终止前,张某武主张解除合同的情况下,结合涉案项目在2010年下半年已有56369平方米工程基本完工的客观事实,对于张某武请求陈某雄支付余下4500万款项的请求酌定支持2100万元。

四、上述2100万元中有900万元系陈某雄应当在2011年支付的款项,因此陈某雄应当就该数额承担逾期付款利息。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

.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诉讼费由上诉人承担。

二审判决理由同一审判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2013)粤高法民二终字第37号)

一、撤销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张某武的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合计988600元,由张某武负担。张某武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146800元,由本院退还给张某武。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理由:

第二审法院应当围绕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审理。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情况,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张某武应否根据《合作协议》的约定向张某武支付2011年至2014年的分红款4500万元。

一、涉案《合作协议》虽约定张某武负责协助张某武开展对外关系的协调工作,争取得到各相关政府部门对此项目的支持,保证张某武在合法经营的前提下顺利开展业务,张某武则负责此项目的具体运营并承担责任以及运营中的一切费用和产生的亏损,张某武还同意以(不低于6000万元)作为张某武的项目分红,并在此协议生效之日起7年内付清等。

二、但该《合作协议》对双方合作的具体项目并未作约定,也未约定张某武所负责的对外协调关系的具体工作。张某武只是陈述其在合作中所作的主要工作就是通过其运作帮助办理了和平公司的土地证,土地证为市场商业用地许可证,而且是按历史遗留问题补交的地价,

三、对其所负责的具体项目、具体工作以及具体费用等并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由于张某武所主张的为和平公司办理土地证属于政府职能部门依法应履行的职责,依法不应属于个人能力所可以运作的,在此情况下,张某武仅依据《合作协议》以及其自行对合作工作所作的陈述,要求张某武向其支付涉案4500万元分红款,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如上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判决(2015)最高法民提字第212号

一、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粤高法民二终字第37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珠中法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张某武负担233496元,由陈某雄负担26330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91800元,由张某武负担196720元,由陈某雄负担29508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理由:

一、关于案涉《合作协议》的效力问题

本案中的《合作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双方主体适格,合同形式符合法律规定,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协议同时具备合同的主要条款等实质性内容,不存在法定无效或可撤销情形。因此,该《合作协议》应当认定为有效合同。

二、关于张某武提交的录音证据及证人证言能否采信问题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属于再审中的新证据。本院再审庭审中,张某武对录音证据的取得经过和为何在本案在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时才提出该证据作出解释说明。张某武述称该录音是在深圳市五洲宾馆大堂的咖啡厅取得,因为张某武在《合作协议》中所涉及到的1500万和4500万标的的两个案件一审均胜诉,1500万元标的案件二审亦为胜诉,案件结果证明依据其已向原审法院提交的《合作协议》等证据材料已足以达到充分举证的目的,所以未想到用该录音证据证明相关案件事实。本院认为张某武的解释说明符合逻辑,存在客观合理性,张某武不存在故意隐瞒重要证据的行为,张某武在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时提交该证据亦不存在重大过失。

关于原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农渔局局长梁某及原广东省珠海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夏某军的证人证言,因两位证人的证人证言在张某武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时已经提交,因当时梁某、夏某军两人均未出庭作证,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两人的证人证言不具有证明力,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三、关于张某武能否依据案涉《合作协议》取得约定的报酬问题

关于本案纠纷涉及的《合作协议》履行情况,在双方合作的过程中,和平公司的相关股东基于对张某武的信赖而增加了对和平公司的投资,使和平公司的注册资本在2006年12月1日从300万元提升到3100万元,应当认为张某武为履行《合作协议》的义务已经作了相应的工作。在涉案《合作协议》的合同目的已经实现的前提下,张某武的合同义务应认定为已经完成,不应再就其如何具体履行合同义务要求其承担过重的举证责任,陈某雄应当按照《合作协议》的约定履行其合同义务即支付相应款项给张某武。因张某武并非和平公司股东,故双方在《合作协议》中约定的项目分红实为劳务报酬。

【律师意见】

本案从中院的判决被高院撤销,以及高院的判决被最高院撤销,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录音的存在。但实践中录音的获取不难,难的是录音这种形式的证据的合法性是否能够得到保障,笔者从以下几点录音常见的无效情形入手,指导各位如何避开录音无效的“雷区”,进而达到善于利用录音证据的目的。

哪些情况下私自录音属非法?“私自录音是否可以被认定为合法证据,关键要看录音是否是以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法形成或获取。”一般而言,影响录音合法性的因素包括:

一、场合和手段

在公共场所取得的私自录音,其合法性比较突出,若是以偷拍、偷录、给手机植病毒等秘密窃取方式取得或在别人私密的谈话空间中取得,不被采信为合法证据的可能性较大。

二、内容

如果谈话纯粹涉及个人或他人隐私,而与案件无关,那么隐私权要被优先保护;如果偷录者本身也参与了对话,且话题与案件有关,录音被认定为证据的可能性就大。

三、要符合证据的一般要求

比如要真实、要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等。

“还有一点,如果在场者一开始就声明‘不要录音’,其他人也都同意,此后若有人私自录音,至少构成对约定的违反,被认定非法的可能性较大。反之,如果录音者事先声明了录音行为,对方未反对,那视为取得了对方同意,被认定合法的可能性大。”

 

(原文摘自《今日头条、《中国裁判文书网》,经铁军律师团节选改编

【免责声明】:

“广东铁军律师团”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原作者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望海涵。

老师照片

广东铁军律师团

“敬律师之业、行仁义之德、事辛苦之力、求法律之公”。铁军律师团隶属于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是以广东开放大学和广东理工职业学院法律教授刘天君为核心,以部分优秀青年骨干律师组成的律师业务综合服务团队。

首席律师刘天君法律教授1990开始律师执业,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又有丰富的律师实务经验,办理过许多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担任多家公司法律顾问,是广州市律师协会家族企业法律事务委员会委会。是全国最大的法律服务网络平台--找法网特邀法律专家。

铁军律师团中有擅长办理贪污受贿等重大刑事案件辩护、深谙法庭辩论技巧的钟华律师,又有精通涉外商法、以及土地房产、债权债务、合同纠纷处理的蒋盈莹律师,还有擅长不良资产整合与处置的宋赟律师、陈文星律师。在团队中还有聘请有具有证券从业资格,精通主板及创业板上市操作的李天明律师、孙阳律师。

另邀请法学教授、法学博士、优秀会计师、税务师组成专家团。“精英团队、专业智慧、合作共赢、创造奇迹”是铁军律师团的文化精神,“创造成功”是团队的服务宗旨。铁军律师团每位成员对团队文化和服务宗旨感同身受、形成共识。铁军律师团创造了“家族企业法律服务方案”特色品牌,服务内容包括家族企业治理标准化设计、企业股份制改造、主板与新三板上市,特别是家族企业传承设计与信托执行项目,深受业界的好评。铁军律师团成员相互配合办理了一系列成功案例,团队以“求真务实”工作精神和“追求卓越”的责任心,回报委托人的高度信任。

联系电话:15013209969、13631351406

工作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445号越秀城市广场北塔26楼、中山市丹桂路3号广东理工职业学院G栋303室

     最后的二维码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